首页 政策资讯正文

职业教育不能为新而新,而是为需而做。

广东中专学校 政策资讯 2020-09-15 461 0
    今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就业变成空前难题,职业教育的发展正处于日新月异的快车道。新的形势、新的社会经济发展,无疑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更多更新的要求,需要职业院校及时给与回应,在专业设置调整、技术标准核定、实习实训内容、就业准备工作等方面做出新的适应、新的变化,以形成良好的互动,利于多方面的共赢共生共繁荣。
 

    也就是说,与市场、产业互动紧密的职业教育,要随时准备好“适应新要求”“做出新调整”,因为“求新”“出新”本就是职业教育的重要特征,是职业院校灵活办学、主动办学的工作常态。
 
    而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却也觉察到当一些“新”字头开始越来越流行,越来越火爆,甚至到了各种网络帖子言必称“新”的地步,否则似乎就类同于“落伍”“无知”“不知时代大趋势、不能与时俱进搞事业”。而当这样的“新”越来越密集地出现,我们应该多加注意,因为,也许一个新的问题正在逐渐出现,不容忽视,就是个别院校为了“搭便车”或者好招生,在对于当前“新经济”到底是什么样的样貌、状态,新经济与旧经济的区别、联系、比重如何等问题还没有完全有所掌握,对于全局和自己所在区域的发展情况还没有较完整的摸底掌握,对本校的师资、科研能力、设备设施还没有详细谋划的时候,在对何为新技术、何为新产业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在专业内涵没有实质性更新的情况下直接改个专业名,就以为搭上了新职教的顺风车。
 
    那么,自然要问:何为“新职教”?
 
    这个问题倒是好回答--“因应于新的社会经济的新需求,就业岗位的新变化,作出新的调整的专业和职业教育,培养适应这一新变化新要求的新的技术技能人才,就是新职教。”
 
    但是,职业教育一直以来不就是根据产业和社会需求变化作出调整和改变最积极最实时的教育类型吗?这在专业层面、院校层面、教研层面,始终是职业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啊。
 

    难道有一种从来不知改变却发展了百数十年的老职教?
 
    新职教,又到底体现在哪里呢?
 
    回答新的概念问题,好办。
     
    但职业教育不是拿来要回答概念问题的,而是要回答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民生问题的,那核心还是“怎么做?”
 
    职业教育的怎么做,始终都是根植于因应社会问题、经济问题、民生问题而或主动或被动采取的调整和变化。所以,职业教育的发展也必然并必须回到社会、经济、民生诸多真实的新的问题之中去,而不是回到一些新的概念之中。
一句话,职业教育不能为新而新,而是为需而做。
 
    比如,以最流行的“云物大智”为特征的新经济新产业新技术,已经频繁出现在职教领域,职业院校也在纷纷做出应对调整。毫无疑问,从战略层次上给予这一大趋势以足够多的足够早的重视,至关重要,不可怠慢,更怠慢不得,这也的确是职业教育和职业院校更是职教学生发展的重大机遇。
 
    但是,要提醒的是:就如同吃饭要小口一样,新专业新职教也不能一拥而上。“新”与“老”本就是一组相对且依存度较高的概念。与职教相关的新产业、新技术、新经济,也大多植根于老产业、老技术、老经济的土壤中迭代更新而来。而当前以及此后一个很长时期里,一些“老”产业仍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据一定的基本面。
 
    对于这种“新”,职教不能彻底扔掉“老”底子,摆脱“老”经验,关键在于应对时不要慌张匆忙,更不可一窝蜂、随大流、换汤不换药,而是尽量理清一个基本逻辑:在现有经济、产业形态中,已经和将要涉及的经济份额、产业份额到底有多大?院校所在区域的新需求到底有多少?现有专业的技术到底过时不过时?应该怎样升级调整?需要做到什么程度?技术、设备、人员的新与老,到底应该在怎样的范围内合理处理?
 
    这样的考虑分析,统筹调整,才可能产生实事求是的产业图景、清晰可行的升级途径,才有高效有效的应对,才是从事教育者尤其是职业教育者该有的样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